十分苦逼的研究生经历

从2011年9月研究生入学开始,到现在也有快两年了。前前后后真的遇上了超级超级超级超级恶心的事情,而且来源还不是唯一的。从入学开始,嗯,从入学的第一天还是第二天开始。太操蛋。

万事的起源,怎么样也能指向辅导员:以“你以前是我们学院的,其他人都是新来的,要照顾新来的人”为由,年段入学10个人其中有1个是女生,在分配4人间宿舍的时候就被“特殊照顾”了:9个男生四个四个分还多一个。最终被扔到了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生宿舍。正巧那个博士十分期待着它的“两人间”,但是莫名其妙被告知这个两人间会有一个研究生过来,于是这两个人抽签,抽倒霉了的那个所在的房间,就是第一天我去的房间。

表面上很和蔼是不是?暗地里真心不知道干些什么勾当。这个“生命科学学院博士”每天晚上睡觉都把空调开到17度,我每天晚上只能裹紧紧地被子。9月份入学,真心不是什么盖厚被子的日子,但是却不得不以被子外加毛毯来应付。是啊,可能会有人说“你不会跟他商量吗?”兄弟,人是不可以相信的,商量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还要军队干嘛?他会在睡觉前跟你说嗯嗯可以啊然后温度调到正常程度,但是晚上被冻醒的时候绝对是强劲制冷模式17度。

在各种大棉被应付的过程中,对方已经目测各种不耐烦了:这人怎么还没赶走。直到有一天早上起来我烧水喝,发现电水壶里被人下了花露水,……于是那之后,每次装水烧之前,都要先打开盖子闻闻有没有异味,然后再仔细清洗一下……

到最后最不耐烦的极限,我知道他去他的导师那边闹了。随后接到我自己这边辅导员的通知,搬到楼上美术学院研究生的宿舍去。

觉得这事情就到头了吗?远没有这么容易。

搬入的房间是一个可能有30岁左右的工作以后又回来读研的人。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这家伙夜里人家睡觉了他看片还用外放,“我没有耳塞啊!”好吧其实就以我睡眠质量,不太是声音的问题……这人晚上睡觉打鼾,挺大声,好吧这确实也不是他的错……嗯,问题不在这里,事情起因也不在这里,我也没说是他的错。那问题起因在哪里呢?好,接下来第二个极品出现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早早就盯着我要搬入的位置,总之这人是住隔壁的,从我搬入两三天开始,就每天晚上跑来要求换宿舍。不确定是不是隔壁它的室友和它产生什么矛盾,总之理由是“我想和你现在室友住一起”。要是有齐全的手续啥的吧也就认了,说是学校那边的安排。啥也没有,就空口要求换。我的态度很明确,我不是不同意,你要把规定的程序走完。然后就开始了:“你住的是属于我们美术学院的宿舍,你能住这边是我们美术学院让你住,你不要给你脸不要脸”(啥叫让我住?我收到的是辅导员的通知,后勤集团那边给出的安排就是在这里,是后勤的安排关你们美术学院鸟事)“我小姨子在后勤保卫部干活,老子是不爱动用强权轰你走,我要一个电话,你就直接没地方住”之类的云云。说要书面材料,他到最后拿出了个什么证明,说后勤那边同意,下面签了个“叶”。直到某个周六,总之是强迫我周天早上9点就要开搬了,“我们来给你搬”。

事情非常不对,那天晚上我只能说打电话让我在福州打工的母亲周日来一趟,事情非常紧急。周日早上母亲差不多是坐着首班公交车来的学校。到了差不多时间了隔壁那个高个子过来了,一开始谈判都很好。我母亲就是要求完整的材料而已,对方也就是拿出那个字据。但是之后提出要打电话向他们辅导员和后勤集团核实的时候,对方打死也不干了。“就搬个宿舍的事情你要去惊扰我们辅导员?你要去惊扰后勤?”总之说到了最后,对方啥也拿不出来,对着我母亲就大声吼吼“你现在不给我提供方便,你小孩在这边我们美术学院的地盘,我也不会给你什么方便的”我母亲就直接“我就在福州上班,要过来这边学校很方便”回应过去。对方马上口气也就软了。总之事情也没个完,不知道算不算不了了之,最后到了快吃中午饭的时候才算告一段落(因为都要去吃饭?)。

路过楼下楼管的时候,顺路去问了一下楼管有没有收到后勤集团那边给出什么通知,回答说没有。然后我就想到那个字据的事情,就把字据的照片拿给楼管看。楼管一看右下角签了一个“叶”字,马上就说“那个人啊?那个人不要去管它。前几天他拿个东西找我签字,没有上面的通知我自然没给他签。那个人很凶啊,指着我骂啊,说要找后勤里面的人把我辞掉啊。我才不怕它,它问我‘好,你叫什么’的时候我回了句‘我叫什么?我姓叶’”。所以到头来上面只有一个“叶”吧,签字要签完整名字喔,这人不知道楼管叫什么只知道姓叶所以只有一个叶,……

好了到最后那人想办法把隔壁房间(注意和“隔壁宿舍”区分,研究生宿舍一个宿舍两个房间,一个房间两个人)的人换走了,自己换进去。换进去以后和我提出在同一个宿舍不同房间之间调换。既然事情做到这地步那我也没语言了,同一个宿舍内,换就换吧,反正后勤那边登记的资料,我就是在这个宿舍罢了。

然后既然都一个宿舍了,各种事情能看到的就多了。之前不懂哪里把了一个妹子,动不动就隔着墙壁就能听到另一个房间里面都是“我操我敢说福州女人最难对付”“我前前后后送了她这么多这么多的东西,她居然还几乎是无动于衷的”“她拿着我送的杯子装水,她居然能心安理得地喝下去??”云云,当然同时还有“明天就是12月24日了,有没有想个什么办法把她上了(好像没这么直白不过原文是彻底忘了)”“接下去就是元旦了,有没有什么想个办法(ry”这样。虽然妹子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不过这才是极品喔!

之后嘛,就比如说袜子堆了一大堆在房间门口,对不是房间里面是房间门口,所以就算房间门没开,只要你路过,就会受害:臭。衣服堆在厨房好久不见洗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再然后就是上厕所出来跟我说“我们宿舍厕所怎么这么臭啊!”好吧之后有一次我就稍微洗了一下厕所。完了某一次他进去出来以后我要去厕所,进去就看到地上一滩尿,…………卧槽,居然有脸说厕所怎么这么臭?!哦这还是之前的,在那之后有好几次粪便涂在马桶內沿也不想办法用水冲掉就这么不管了。说真的和这个相比上完厕所不关灯我都不爱拿出来说了,太小事了没意思。还有喔,这人进出大门都是概率性不关门的,而且概率不小。有一天早上宿舍里我第一个起床的,洗漱完准备出门发现门是没锁的(推一下就能开的程度)。晚上回来说起这事情,他倒是光明正大地跟我说“这门?夜里鬼开的”从那之后每天晚上洗漱完睡觉前我都要去检查一下宿舍大门到底有没有锁着——自然情况是,有不小的概率它是一推就能开的。

之前一次放假还有很搞笑的,不过到底是不是这个高个子忘了,好像是高个子的室友(就是30岁左右那个),我放假不是最后回家了吗,等到开学来的时候发现宿舍断水了。于是跑下去找楼管。我一报出房号,楼管就马上说“我跟你上去,给你开了水以后你检查一下有没有哪里漏水”。一把总闸开了,果然厕所传来流水不断的声音。楼管跟我说“我之前抄水表的时候,第一天发现怎么你们宿舍没什么人水还走这么多,第二天留心看了一下,又跑了5吨,感觉哪里不对,就把你们总闸关了。你们宿舍没人住吧?”我说:“有人啊,隔壁房间那个人住这里的。”楼管:“那奇怪了。有人住我把水关了怎么没人来找我报修。”于是我就登记了一下马桶漏水的情况,很快就有人上来给修好了。到了晚上隔壁房间那人回来了,跟我说“诶?来水了?这里停水都停了好几天了”(你们真厉害…………

到了夏天的时候呢,就是天天在叫电费贵,实际上每天隔壁开空调的时间都比这边房间多得多。然后天天怀疑我们这房间的人拿电来干一些什么奇怪的事情。

好了今天我从实验室回来,直接就进的房间,休息一会儿。期间听到隔壁那个高个子出去的声音(嗯,这段时间隔壁是只有他一个人住了)。等到休息差不多了想上个厕所,一开门,马桶满满的水,堵了。卧槽,你堵了也不说一声,就这么一声不吭,我回来你就跑掉。说来这人堵了马桶不吭声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是就这么放着。这一次要说是厕所的皮揣子已经老化了用不动了情有可原也就算了,之前呢,之前皮揣子还是可以用的时候呢,还不是我去通,艹。

嗯,刚刚从超市买了新的皮揣子回来。路上有人问起美术学院那班人到底又干什么了,我觉得我还是从头说说清楚比较好。于是写了这么一堆东西。

《十分苦逼的研究生经历》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